台湾分公司 陶先生 0978226800
公司首页 激光加工系统 激光打标机 行业应用 技术资料 新闻动态 关于盛雄 联系我们
欢迎莅临!   4、2015年4/9-11在深圳会展中心举办的2015中国电子信息博览会,展位号2C010;   5、2015年8/26-28在台湾台北南港展览馆举办的触控展,展位号I1419/1421   盛雄激光即将参加:1、2015年3/17-19在上海新国际博览中心举办的慕尼黑上海光博会,展会号N2.2348;   2、2015年3/13-15在顺德举办的中国慧聪家电交易会,展会号5E58.59;   3、2015年4/8-10在日本东京有明国际展览中心举办的国际光电展,展位号E-241;
公告:
行业应用
激光加工系统
新闻动态
主页 > 新闻动态 >

    民警夫妻结婚数年分隔两地 300多张火车票见证坚守

    时间:2017-10-19 14:07 来源:未知

      民警夫妻结婚数年分隔两地 300多张火车票见证爱的坚守

      阅读提示|一对上大三时就订亲的情侣,招警考试让他们成了两地分居的双警家庭。丈夫李伟是洛阳市交警支队高速大队民警,妻子姚天晴是信阳市交警支队事故大队民警。两地相隔400多公里,每一次的见面都成了奢望。从2008年到2015年底,妻子留下的300多张火车票,见证着他们平常又踏实的幸福。

    李伟与妻子姚天晴的合影 李伟与妻子姚天晴的合影

      彼此相爱他们上大三时就订了婚

      都说大学应该干三件事:好好学习、温习考研、谈一场大张旗鼓的恋爱。对于李伟来说,他都做到了。李伟说,他和妻子姚天晴都是河南警察学院毕业的2004级学生,刚入学军训第11天,他看到军训队列中有位大眼睛女生,两人相视一看,“她向我眨了几下眼睛,当时就认定这个女孩就是我要追求的幸福”。

      “也许是彼此都有好感,两人很快确立了恋爱关系。”李伟说,他们关系一直都很好,虽然少不了吵闹,但一离开对方就特殊想念,正因为有这样的感情基本,“我们大三见了双方家长并磋商订婚。”

    在妻子等待去信阳的大巴期间,李伟与孩子玩了半个小时。 在妻子期待去信阳的大巴期间,李伟与孩子玩了半个小时。

      “既然选择报考警察学院,就想戴上警徽警帽穿上警服。”李伟说,因为这种想法,他和妻子都报考了2007年河南省招警考试。由于洛阳竞争剧烈,妻子姚天晴报考了信阳市,“没想到我们两个人都考上了,毕业就有好工作原来应该高兴,却让我俩变成了异地恋”。

      一个在洛阳市交警支队,一个在信阳市交警支队,两地相距超过400公里。原本大三就订婚的情侣,却再也不被家人和朋友看好。“大家都认为两人相距太远,生活在一起不太现实。从2008年上班,虽然也会彼此奔波探访,但少不了争吵。”李伟说,其间两人一有争吵,晚上躺在床上,眼泪就会往下掉。这样的状态一直连续到2012年,“当时心里特畏惧,担心任何一人心中那根弦断了,我们的情感就再也找不回来了。”李伟说,就因为这样,他决议2012年结婚。

      大三已订婚的这对情侣,因彼此相距太远,直到近5年后才结婚。

      两地分居相隔400多公里见面成奢望

      结婚后,李伟和姚天晴因为工作原因,并未享受到大家都向往的蜜月。采访中,李伟说,可能是异地恋的关联,他和妻子都快成了“超人”。

      为了能见彼此一面,都会趁调休时间,来回奔波去看望彼此。李伟说,白天坐汽车或火车去信阳太挥霍时间,为了能多陪陪妻子,白天上过班后,选择坐凌晨的火车,而他的标配则是背个包和一个小板凳,“坐一晚上火车,就是想能多陪陪妻子”。

      据李伟回想,妻子有次晚上发高烧,晚上下班后,他借一辆面包车,赶到信阳后已近12点。固然妻子生病最难时本人不在身边,但他的到来妻子仍是很愉快,“见面妻子说的第一句话,是因我开夜车而担忧我的平安”。

      李伟告知记者,他也曾“埋怨”过妻子,“你当时招警考试要是没通过该多好啊,咱俩也不必这么往返奔波,要不然孩子都该有七八岁了”。妻子的答复让李伟很激动,“既然选择彼此,距离能阻拦咱们吗?考警校就是为了穿上这身警服,咱们能够累点,但你现在让我脱下来,我不舍得”。

      从2008年开始异地恋,直到2015年底,姚天晴积攒的火车票就有300多张,“每次坐完火车随手扔到抽屉里,没想到几年下来竟有这么多车票。”姚天晴说,她每次也会选择坐深夜或清晨的火车,“虽说已有10年的感情了,可每次见到丈夫还是很激昂,但已经记不清有多少次来到洛阳后,却是陪丈夫一块去路上巡逻。”

      李伟告诉记者,一般情况下,他不会坐火车或高铁,即便有车票也会顺手抛弃,素来没寄存过,“我更多的是坐大巴车,朋友就是开洛阳到信阳的大巴车的,能给个最廉价,这样会省些钱”。

      恋情结晶三岁孩子受了许多委屈

      采访中李伟两口谈到最多的,就是“对孩子亏欠得太多了”。

      2013年姚天晴怀孕。不能在身边照顾妻子,远在商丘的父母到信阳照顾妻子,李伟更多地开始了两地奔走的生活。“大队领导知道我的情形都很照顾,每次调班领导都赞成,尽量把假期积攒到一块,能多照顾一下妻子。”李伟说。2014年他们的孩子诞生,起名为“年年”。

      姚天晴产假停止后,将半岁的年年带到信阳,因工作原因,年年9个月断奶后,跟爷爷奶奶回到洛阳。“离开时孩子牢牢地抱着我的脖子,家人抚慰我说,孩子小没记忆……”姚天晴说。

      一个月后姚天晴从信阳到洛阳,10个月的孩子也来接她,“两人相距不到百米时,孩子看到我后,忽然睁大眼睛将拿的矿泉水瓶扔地上,跑过来拥抱我。当时的泪水再也忍不住了。”短暂的相聚,还要回信阳工作,每次离开都要先把孩子抱出去,姚天晴再偷偷离开。

      李伟说,妻子工作属于内勤,每到周五她都会坐晚上7点左右的火车回洛阳,到洛阳已是深夜12点左右。她到家孩子都已经睡了,“周六早上孩子睁开眼看到妈妈,别提多兴奋了,每周日晚上,妻子都会趁孩子睡了再坐火车离开。周一早上,年年找不到妈妈,会喊着妈妈挨屋去找。家里没有就到院里找;在院里看到别的孩子叫妈妈,年年也会叫,发现叫错后,就会扑到奶奶怀里。”

      年年两岁时,姚天晴把孩子接到信阳。现在年年3岁了,刚开端姚天晴去上班,白叟抱着孩子把她送到单位后再分开。渐渐地孩子懂了,“我去上班也会给我摆摆手。”姚天晴说。

      坚守幸福 相互理解,希望有个“像家”的家

      两地分居,是否想过牺牲一方的工作?姚天晴说,在别人看来,也许相信这10年我们是怎么克服的,对我来说已习惯了,也从未想过把这些说出来。“一直觉得这是我们的家事,大人什么苦都能吃,就是感到委屈了孩子。”

      李伟告诉记者,他最近见到孩子是10月6日国庆节期间,妻子连休四天,带孩子从信阳到新乡看望父母,又从新乡到洛阳看望他。“当时,我在二广高速关林站执勤,晚上回家拿衣服,陪他们母子吃了晚饭又持续执勤了。”李伟说,10月7日一早,他请朋友将妻子孩子接到二广高速关林站,在妻子返回信阳等大巴车期间,他和孩子玩了半个小时。

      这样的情景,让身为军转干部的高速大队二广中队中队长陈家军扭头偷偷抹泪。“这样的情景,也让我想起了我参军时,爱人带孩子看我的情景”。说起这事,姚天晴笑着说,来回奔波1000多公里,让孩子见见父亲也值得。

      李伟的同事喜欢跟他开玩笑,“李伟小日子过得好啊,妻子不在身边,也没人管你”。每次听到这话,李伟老是笑笑说:“这种生活你们尝尝?”

      “两地分居的艰苦谁能真正理解呢,为了这个家,我和妻子保持了10年,彼此都是警察,也能懂得各自的工作状态。”李伟说,他最不愿面对的,是下班回家后,空荡荡的屋里就他一个人。“我们不求什么富贵,只想两口能在一起生活,干好本职工作,共同造就孩子,能有一个‘像家’的家。”

      □记者 董楠 通信员 李旋文 图

东莞市盛雄激光设备有限公司
东莞生产基地:东莞市松山湖畅园路与佛富路交汇处锋达工业区C区1栋
电 话:(86)769-85641965 85073735传真:(86)769-85324755 售后专线:0769-85071315
公司网址:http://www.wuxijiguang.com E-mail:admin@stronglaser.com
盛雄激光设备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
鞍山盛雄激光设备有限公司
鞍山生产基地:辽宁激光科技产业园南区3号楼 电话:0412-5297374
备ICP:粤ICP备08017276号